关于 | 关闭
返回校网 | 登陆 | 娱乐一下
沈敏特:集体患上了“然后”病
时间:2013年11月13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台湾歌手萧亚轩有一首歌名为《然后》的歌曲。我呢,也有几首称得上喜欢的流行歌曲。但,流行歌曲是一个泥沙俱下的重灾区,可以肯定的说,流行歌曲大体上是我不喜欢、不愿为之付出时间的对象。所以,对这首听说是粉丝热爱的歌曲,一直未加留意。可最近,我却特意地留意了一番,特意地读了读它的词儿。

为什么呢?

因为,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在我们的媒体中,“然后”一词频率太高;无时不在,无地不在,已是泛滥成灾。我从不太在意,到有所感觉,到深有感触,到奇烦无比,再到引起深思,不得不说一说这个“然后”了。于是,萧亚轩的这首《然后》,也进入了我的视线和心境。

“然后”,是一个连词;它用来描述事物发展的时间顺序。词书的说法是,“‘然后’表示某一行动或情况发生后,接着发生或引起另一行动或情况。”可如今,“然后”成了一切关系的“总连词”,取代了任何意义的连接,甚至取代了事物的空间意义的连接;更多的时候既不是时间和空间的连接,而成为没有任何意义的一个缀词,镶嵌在任何一句话的开头、中间和结尾;就像药里甘草,什么药里都加上几根。有一位歌星,很著名,接受记者采访,回答了14句话,每句都以“然后”开始。我也问过一个学生,为什么你的话里“然后”那么多?回答是:“我也不知道,反正大家都这么说,我也习惯了。”

我想到语言使用的频率与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活有关。譬如建国后的前三十年,最常用的词儿是“革命”和“反革命”;这三十多年则是“有钱”和“没钱”。这很容易理解;这些词儿和每个人的安危生死、身家性命息息相关;可这个“然后”和社会生活又有什么关连呢?好像没有直接的关连。

我想,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在语言反映社会生活之间有一个中介,它就是思维。语言的病态可能是社会病态的反映,也可能是这个中介——思维出现了毛病。“然后”的频率过高,可能是思维的问题。只要我们用一点心,不难发现,我们的思维确实问题不少。

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是我们的思维长期以来缺乏科学的训练。

首先,我们从小学到大学的写作教学本来是一个最为重要的思维训练的平台。可恰是这个平台出了大问题。写作是一种精神生产,它需要以独特的个性为基础,去观察,去聆听,去思考,做出独立的选择,独立的判断,从而产生出创新性的精神成果。它是一种不可重复的精神劳动,不仅不能重复他人,还需要不重复自己。因此,发现个性,保护个性,丰富和充实个性,使个性处于不断生长的状态,是写作教学的中心环节。正是在这个生命重塑的过程中,思维能力得到反反复复的锤炼。而我们却把写作看成是一种“批量生产”,把文章类型化,类型模式化,模式僵硬化,于是模仿代替独创,从而在根本上压抑了个性,于是完全丧失了思维训练的空间。最近,央视节目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中批评当代大学种种弊端,涉及写作教学,他的批评是“论文百度化”。在“百度”中找模板,拼凑论文,还有什么思维训练可言!

还有一个淡化思维训练的原因是;以读图代替读文。由于视听的高科技手段高度发展,带来了一个误解,认为人类进入了所谓“读图时代”;殊不知,读图是读文的史前阶段,而读文是与人类的思维的成长是同步的;思唯的逻辑化、精密化,与文字阅读密不可分。人类有三种认识,对自然的认识、对社会的认识、对自身的认识;众所周知,犹太民族在三个认识领域都对人类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原因是多方面的,而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个民族重视阅读,人均阅读量在全世界遥遥领先。他们有一个民俗,婴儿出生,他们将蜂蜜涂在书本上,让婴儿舔尝;这是培养读书习惯的象征。而非常惭愧,我国的人均读书量,在近二十年中持续下降,低于全世界人均读书量的平均线。

而另一个冲击我们思维训练的重要原因是:过度娱乐化的生活方式。娱乐是生活之必须;过度娱乐则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过度娱乐化的特征是:颠覆逻辑,嘲笑理智,以喧嚣代替欢呼,以狂热代替激情,以麻木代替轻松,以发泄代替审美。浅薄、虚荣、紊乱、浮躁,是过度娱乐化熏染而成的人格特征。我认真研读了很多流行歌曲的歌词,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我无法读懂的。无意义,无厘头,无逻辑,无语法,无情感,一片空虚,一片浑沌。我曾询问一位“粉丝”,这样的歌曲你能听懂吗!她的回答很有意思:“干吗要懂啊?!”我说:“哪你凭什么这样热烈啊?”她的回答很坦率:“起起哄,图个快乐!”是的,为这种过度娱乐化生活方式经常有人为此提供的辩护词是:寻找快乐人生。是的,寻找快乐人生是理所当然的。难道人生只准痛苦吗!问题在于,什么是一种区别于动物性发泄的人类的健康的快乐呢?德国戏剧大师布莱希特说:“思考,是人类的快乐!”当然,快乐不止于思考,但思考确是人类的快乐,是人类独有的快乐,并且也许是最高的快乐。人类绝不能轻视甚至杜绝思考的快乐。而我们就在这样的与思考隔离的快乐中,消解了思维的磨励。

当然,思维训练的欠缺,还有更深的原因。思维的普遍的、大面积的、超出精英范围的经常性的训练,需要一个能以独立思考的大社会环境。但是,几十年来,理论上的鼓励和允许,与实践上的鼓励与允许,差距太大;有时在实践上恰是悖论,回避独立思考成了安全的港湾。因此,思维训练的欠缺,不是哪个个人的偶然的过错,具有着长期性、普遍性的特点。于是,思维的不顺畅,不连贯,时常带来了思维线路的脱节与断裂,只能以“万能胶”式的“然后”来连接和补裂;当什么都想不起来的时候,就拿一个“然后”来应急了。显然,只有清明顺畅的思维,才有干净利落的语言。

应该负责地说明,萧亚轩的那首《然后》倒是没有问题的,因为逻辑关系比较简单,无非是说爱情的起始很热烈、很浪漫,“然后”呢,渐渐地平淡、庸常;时间的顺序很是清晰。而我这篇文章所要谈论的“然后”,当然是完全的另一码的事儿。每当“然后”频频敲扣我的耳膜的时候,我带着无奈和苦涩,想得很多很多。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扫码打赏

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爸爸去哪儿》火了的背后

关于我们 More...

在新闻传播学院这个大家庭里,有六个专业的一千两百多名在校生和三千多名毕业生,他们正活跃在各级各类媒体及企事业单位的新闻传播工作岗位 上。在这里,我们创意无限,追求卓越!在这里,我们相知相识,扶持成长!欢 迎有更多小伙伴成为南广新传一员!

友情链接
人民网
新华网
国际在线
央视网
龙虎网
白杨网
中国人民大学
南京大学
新传官方微信
学院官方微博

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新闻传播学院版权所有

E-mail:xinchuan@cucn.edu.cn   电话:025-86179060

我是胡其佑
来自12网络与新媒体
我爱设计
也喜欢摄影和旅行
能够接到本次院网改版的任务
我感到非常荣幸
我主要负责代码书写和后台转接
希望您能喜欢
感谢您的浏览

这里是花宇
新媒体在读
重度中二病
半吊子设计狗程序猿摄影狮
舰C狗
LLer
军宅+历史爱好者
手残党
依然还在寻找目标和梦想